安徽資訊軍事明星
大陸女星音樂綜合
體育資訊合肥風景
美女自拍房產資訊
明星美女日韓女星
社會資訊性感美麗
電影電視旅游資訊
靚麗模特歐美女星
安徽風景新聞中心
體壇美女旗袍美女
性感車模合肥社區
股票知識娛樂八卦
當前位置首頁 -> 新聞中心 -> 社會資訊

TOP

發覺女主人年輕漂亮,在其丈夫的面前進行了長達8個小時的輪奸
2018-09-09 15:39:14 來源: 作者: 【 】 瀏覽:24471次 評論:0

CCTV12社會與法,20130717《天網2013》節目介紹:2013年5月13日,新泰市汶南鎮4個小青年,最大23歲,最小17歲,跑到費縣一戶人家,實施搶劫、輪奸、殺人罪行,發覺女主人年輕漂亮,在其丈夫的面前進行了長達8個小時的輪奸,乳頭一個咬掉,一個插著牙簽,下體插著鋼針,犯罪罪行極其惡劣,滅絕人性。被害人才結婚半年,女主人已懷孕。

2013年5月13日,新泰市汶南鎮4個小青年,最大23歲,最小17歲,跑到費縣一戶人家,實施搶劫、輪奸、殺人罪行,發覺女主人年輕漂亮,在其丈夫的面前進行了長達8個小時的輪奸,乳頭一個咬掉,一個插著牙簽,下體插著鋼針,犯罪罪行極其惡劣,滅絕人性。被害人才結婚半年,女主人已懷孕。

一群禽獸!新婚夫婦被殺害,女主人被輪殲8小時!



以下是破案過程,人神共憤,真該死.....

  4個新泰的無業游民,到了費縣看這家房子挺好,估量有錢人家,心生歹念潛入庭院,將院內監控及電腦破壞最后拿走,并看女主人相片漂亮就不走了埋伏起來,待男女主人回家后捆綁施虐,其中2人拿主人銀行卡去取錢買菜回來做了一桌菜吃,凌辱主人8小時后將其殺害,清理現場,轉移尸體到山洞,后逃逸新泰寧陽縣路上被抓獲。

  下文可能會造成讀者不適。

  酒精刺激著他們的邪欲,可憐的女主人在死亡前的八小時里,受盡了這四個牲口的凌辱、折磨。這一晚,他們做下了怎樣人神共憤的罪惡啊!他們當著人家丈夫的面,在人家的床上凌辱了別人的妻子、折磨了別人的妻子!可以想見,這四個牲口、惡鬼的心靈此時已經完全扭曲,陷入了變態。據知情人在網絡上透露,在法醫為女主人的尸體作鑒定時,發覺女主人左側乳頭已經被嚼碎,右側乳頭插著牙簽,并且斷在了里面,全身都是數不清的抓痕、齒痕······其它更觸目驚心的傷情,我們不忍心用文字再作表述,為了死者的尊嚴我們也難以啟齒。


  (一)

  2013年5月14日下午,臨沂市費縣費城街道辦事處的一個普通的村落,和往日一樣的平靜安詳。這個村莊,像山東內陸地區的所有普通村莊一樣,有著整齊規劃的瓦房,生機盎然的田野,四處可見的楊樹,勤勞本分的農民。這樣的村莊,讓每個土生土長的山東人都感到親切。

  那個下午兩三點鐘,有村民看見在村子附近廢棄多年的揚水站的頹壁殘垣間,彷徨著四個他們不曾見過的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。村民們不知道他們來自哪里,來這里干什么,只看到他們中一個是高壯的胖子,兩個中等身材,比較清瘦,另一個看起來還稚氣未脫,身量單細,嘴上剛剛長出毛茸茸的胡子,他們的衣著都青春時尚,他們的面孔,卻都帶著一種說不清的流氣、賊氣、狠氣。這樣的青年,在鄉下的確是隨處可見,一看就是那種學業未成又不肯踏實干活的游手好閑之輩。

  沒有人有勇氣去盤問一下他們是哪里來的,來這里干什么。這個時代,誰樂意給自己找麻煩呢?再說,四個都是二流子一樣的壯小伙,以農民的本分與害怕,也的確不能強求他們以士兵的責任感、警覺性以及勇氣上前盤問。

  也許,負責任的盤問萬一惹腦了他們,或許真的沒有什么好果子。因為,今天來的這四個根本就不是人,他們是披著人皮的惡畜,是化作人形的惡鬼!

  這四個游蕩的青年,老家都是山東新泰人(依據后來案件作為電視節目播出后網友提供的信息,他們是新泰汶南鎮人。果真如此,汶南鎮的百姓們,應當為家鄉出產這四個人形的惡畜而感到恥辱,并為這份恥辱而記住他們)。與人們從他們的外表推測的一樣,這四個青年的確是那種游蕩在社會無所事事的家伙。他們沒多少文化,可能都上過初中吧,學習時便不用功,畢業后也不盤算工作。他們從小就厭惡勞動,卻又無比羨慕清閑舒適的生活。玩樂是他們生命的全部意義,網吧是他們最為享用的天堂。玩樂所需的錢,成為他們最盼望的東西。就拿那個胖子付剛來說,今年26歲了,父母年過七旬,老爹患有嚴重的心臟病,老娘也沒有勞動能力,家中賴以棲身的只有兩間牛棚。付剛似乎從沒想過努力干活改進生活,孝敬父母,反而連老爹每月50元的低保也要搜刮掉。他霸占了村里給老爹辦的醫保卡,過幾個月攢夠一百二百,就去取出來。這幫人沒有文化,沒有能力,沒有工作,沒有正當的經濟來源。像他們這樣的家伙,最終似乎只能走上這條路:做強盜。據報道,他們“自2012年以來,單獨或交叉結伙竄至濟寧、泰安市的多個縣區和蒙陰、平邑、費縣等地,盜竊、搶劫作案近百起,盜搶現金、電腦、金銀首飾等物品一大宗,涉案價值10萬余元。”他們偷來、搶來的錢花光了,便實施新的偷和搶,就這樣一次次地重復輪回,像吸毒人員毒癮發作必須找到新的毒品一樣。

  如果僅限于懶惰、不孝、偷盜,搶劫等種種陋習和不法行為,他們應當還勉強可以算作人。可是,5月14日這一天,他們即將做下的事,卻將要把他們從“人類”中剔除出去,讓他們淪為連牲口都不如的境地。對于他們,我們當然沒有絲毫的惋惜,因為他們原本便已不可救藥;我們所深深痛惜的,是被他們殘忍殺害的無辜,是被他們親自毀滅的美好,還有被他們肆意糟蹋的人性!5月14日晚上到5月15日凌晨,他們知道自己都干下了什么嗎?我想他們是知道的。瘦子之一張學軍在落網后面對記者的鏡頭,曾經說過這樣的話:“其實我們做的這些事,已經不能算是人了,算是畜生所為吧。”

  是的,你們“已經不能算是人”了,可是你們拿自己與畜生相比,對畜生來說卻還是一種玷污。你們的罪惡,連畜生都羞與為伍。

  (二)

  村子的邊上,有一處嶄新的房子,這處房子地角偏僻,前面便是楊樹林、田野,幾百米外便是一座小山,盡管偏僻,房子的墻上卻貼著漂亮的瓷磚,有著寬敞的院落、水泥墁過的高高的圍墻,以及氣派的鐵門。這樣的房子在村子里應當多少有些顯眼,尤其是屋檐下裝上的監控攝像頭,在山東農村民居中,著實并不多見。或許,房屋的主人也考慮到房子的偏僻,為安全著想才裝上的攝像頭吧。

  此刻,揚水站上的四個青年,已經盯了這座房子好久了。他們從房子的外表,推測到了戶主家境的殷實,他們正在醞釀著一個罪惡的計劃,決定趁著戶主出門在外,翻墻入戶實施偷竊。這四個混蛋對這樣無恥的事情,早已經駕輕就。他們一拍即合,下午五點多鐘,他們靠近這所房子,翻越了圍墻,進入了別人的家中。

  這所房子的主人,是一對新婚不久的小夫妻。

  2012年10月24日,在這個潔凈、寬敞的農家小院門里,舉辦過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,院子里擠滿了看“新媳婦”的鄉親。這是一場典型的山東農村婚禮,大門前布置了氣球拱門,院子里張起了喜慶的背景布,擺好了天地的排位以及祭拜的鮮花水果,新房里掛著時尚的婚紗照,天花板下扎好了五光十色的彩帶,洞房里貼著露出小雞雞的胖孩子圖畫。新郎穿著西裝,新娘穿著婚紗,卻也忘不了蓋著我們傳統的紅蓋頭。拜過天地,新郎將新娘抱進洞房,他們坐在床沿上,別人將同一個碗里的餃子用同一雙筷子送到他們的嘴里······他們的婚禮視頻片段,幾個月后成為那部讓很多人痛心的電視片《消失的夫妻》的開篇。

  我想,房間里濃郁的新婚氣息,或許會讓偷偷溜進來的四個不速之客生出了某種奇怪的感覺,刺激著他們邪惡的沖動。這種異樣的感覺是什么呢?是心酸么?是羨慕么?是嫉恨么?是窺探隱私的興奮么?我想,應當兼而有之吧。他們四個,最大的胖子付剛26歲,最小的剛剛長胡子的趙鋒17歲。我相信無論如何墮落的人也都期待著美好的愛情,無論多么邪惡的人也都盼望著幸福的婚姻,無論多么無恥的人也都需要一個知心的伴侶,何況他們正值青春的年齡,正是需要愛情甚至談婚論嫁的時候。可是他們肯定會感到自卑,他們肯定清楚,像他們這樣沒有文化沒有工作的人,像他們這樣四處游蕩偷盜搶劫的人,像他們這樣沒有前途沒有盼望的人,又有哪個好姑娘會看得上?而眼前這個人家,卻是滿屋子的幸福甜蜜的氣息,那大紅的喜字,嶄新的家具,溫馨的臥房,漂亮的婚紗照······這些幸福的氣息,肯定把他們內心的某處悄悄刺痛了。于是,說不清的嫉恨,不約而同地轉化成更為邪惡的念頭:把照片上的新娘子強奸了吧。

  這種心理的轉化,僅僅是我個人的推測。但婚紗照上新娘修長的身材、姣好的面容讓他們在偷盜的過程中生出強奸的邪念,卻是一個事實。于是,這四個即將失去做人資格的惡棍,暫時停止了偷盜,他們躲在戶主的小臥房里,耐心地等候著主人的歸來。他們望著墻上新娘的照片,遏制不住內心欲火的翻騰。這份邪念讓他們即將墜入罪惡的深淵,萬劫不復。這份邪念,也即將剝奪一對無辜的年輕夫妻的生命,撕裂一份感情的圓滿,打壞幾個家庭的完整,扼殺幾個家庭的幸福,給死者的親人帶來永世的悲傷!

  他們,即將導演一場慘絕人寰的人間悲劇。

  (三)

  據電視節目介紹,小兩口男的姓胡,女的姓姜,在縣城邊上經營餐飲小生意,兩人感情較好,婚后和諧,做人也低調,交往面較窄,在父母面前乖巧懂事,與四周的人也沒有過矛盾紛爭。5月14日晚上,由于生意不太好,小餐店早早地關了門,夫妻兩個一起回家。

  我們可以想象,兩個情投意合的年輕人,在漸濃的暮色中手挽著手、說說笑笑甜甜蜜蜜的樣子。他們是那么般配,那么和諧,他們的心中肯定充滿著對將來生活的美好向往。一路上,他們或許商議著小店的經營,或許在暢想著寶寶的出生(有人說女方被害時已有身孕),也或許在回憶著兩人相識相戀的美妙情況······他們萬萬不會想到的是,此時此刻有四個揣著尖刀的惡鬼,正埋伏在本屬于他們兩個的溫馨愛巢里!

  一步步走進的家門,一步步逼近的危險。看不透的夜色,猜不透的命運。這對幸福的人只是沉浸在他們的幸福里。

  晚上七點,他們用鑰匙打開自己了解的家門。下面發生的事情,是不忍心詳細敘述的。

  或許是因為熟悉到自家院落的偏僻,他們也養了一條看門的小狗。那天,他們走進院門的時候,那條目睹賊人翻墻入侵的小狗,是否給過他們異樣的信號不得而知——即使小狗足夠聰穎,給他們報警的信號,習慣于平靜幸福生活的他們,又怎能設想到自己面臨的境地竟是如此地兇險呢?

  女主人最先打開小臥房的房門。埋伏在房間中的四個魔鬼連忙行動,那個叫張學軍的瘦子一把將她按倒在床上,其它三個魔鬼沖出小臥房,控制了男主人,并將他捆到了大臥房,估量還塞住了他的嘴巴。張學軍扒光了女主人的衣服,并搜到了她的一張農行的信用卡,用刀逼著她說出了密碼。張學軍將卡交付給另一個瘦子王吉營和那個十七歲的趙鋒,讓他們去取錢。他和胖子付剛在家看管著這對夫妻。在此期間,他和付剛輪番在小臥房的床上,絲毫不考慮受害人的丈夫心中是怎樣的痛苦煎熬,先后對女受害人實施了數次奸污。

  當晚九點半左右,“小兄弟”王吉營和趙峰在費縣城某ATM機上,分六次取出了卡上的11000元。我們有理由相信,這11000元是新郎付給女方的彩禮,在山東農村好多地方彩禮都是11000,取其“萬里挑一”之意。假若果真如此,那么這份彩禮還沒花一分就這樣落到了這幫賊人的手中。據警方調取的ATM監控資料顯示,在機器前取錢的是趙鋒,此時王吉營可能是在外放風吧。趙峰的身上,穿的是女受害人的一件帶著風帽的外套。在攝像頭前,這個喪盡廉恥的人渣,每次拿起機器吐出的現金,都壓制不住地呲牙露笑,甚至還用手指滿意地在紙幣上彈幾下。凡是看過這個鏡頭的人,無不對這一幕印象深刻,有的網友表示看他那份滿意的樣子,“恨不得一榔頭敲死他”,這樣的沖動是真實的。

  他們取了現金,返回到胡家。此時,如果他們拿著錢飛快離開,我依舊承認他們還是人,盡管他們的犯罪行為已經足夠無恥、足夠兇惡,也足夠讓人氣憤,但相比他們后來做的事來說,這實在算不得什么的。

  為了慶賀取回了現金,此刻,他們竟然決定在受害人家中炒菜喝酒。他們儼然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樣,用別人的鍋,用別人的油鹽,用別人家的食材,在別人家的廚房里炒了幾個菜,甚至還做了一大鍋的紅燒肉,并直接將大鍋端到了飯桌上。四個惡棍用著別人家的碗筷,圍在別人家的飯桌前,悠閑自在地喝起了啤酒。天哪,這是如何地囂張、如何地無恥啊!

  酒精刺激著他們的邪欲,可憐的女主人在死亡前的八小時里,受盡了這四個牲口的凌辱、折磨。這一晚,他們做下了怎樣人神共憤的罪惡啊!他們當著人家丈夫的面,在人家的床上凌辱了別人的妻子、折磨了別人的妻子!可以想見,這四個牲口、惡鬼的心靈此時已經完全扭曲,陷入了變態。據知情人在網絡上透露,在法醫為女主人的尸體作鑒定時,發覺女主人左側乳頭已經被嚼碎,右側乳頭插著牙簽,并且斷在了里面,全身都是數不清的抓痕、齒痕······其它更觸目驚心的傷情,我們不忍心用文字再作表述,為了死者的尊嚴我們也難以啟齒。

  錢搶就搶了吧,請不要強奸人家的妻子,好嗎!即使強奸了人家的妻子,請不要虐待人家的身體,好嗎!如果已經虐待了人家的身體,請不要損害人家的生命,好嗎!

  魔鬼,你能答應善良的人們這最低的請求么?

  可是,此刻的他們,已經沒有一絲的人性!此刻的他們,已經完全脫離了人類。他們已經被惡魔附體,上帝的愛,佛祖的慈善,都已經拯救不了他們墮落的邪惡靈魂,都已經阻止不了他們行兇的惡念了。

  凌晨三時,在經受過八個小時的凌辱和折磨后,奄奄一息的女主人被他們殘忍捂死。在經受過八個小時的無法想象的心靈煎熬之后,男主人也被他們無情殺害,據知情人透露,男主人頭上被砸出三個洞,胸部被捅了一刀。

  一切都完結了。所有的恐懼,所有的屈辱,所有的氣憤,所有疼痛與悲傷!

  一切都完結了。四個惡鬼,用主人結婚的被子和床單,包裹了尸體,連夜抬到了房子對面三百米左右的小山洞里(這個天然形成的小山洞,距離地面兩米多,洞口雖小,里面空間大,洞口出奇地圓,看上去陰森恐怖),出門拋尸的時候,可能是嫌小狗亂叫,他們把受害人家中的小狗也用磚頭活活砸死,鮮血濺了一地。隨后,付剛和張學軍去找玉米秸掩蓋尸體,王吉營和趙鋒被布置回到他們作惡的房子消除罪證。他們清掃了地板,擦掉了血跡,扔掉了吃喝的垃圾,還把床上凌亂的被子板板正正地鋪好了,似乎這里從沒有發生過什么可怕的事情,似乎這家房子的主人還幸福地活在世上。

  2013年5月14日—15日的夜晚,是一個讓世人悲傷的夜晚。

  (四)

  一臉蠢相的付剛,在離開受害人家中時,還貪戀地穿上男戶主的牛仔褲,當他發覺褲子上有血跡時,又換下了褲子。然而,就是這一份貪念,讓他將罪證留在了現場——在換上受害人的褲子時,他隨手將霸占其父親的低保卡塞進了口袋,但脫下時卻忘卻了取回。警方以此為線索查起,最終于5月17日下午三時許,在泰安市寧陽縣華豐鎮,從一輛開往新泰的客車上將四名犯下滔天罪行的魔鬼抓獲。

  辦案的警官在記者的鏡頭前說:“這個案子破了也真開心不起來,給這個受害人家庭造成的這種損害,也太大了。”是的,罪犯抓住了,可是那對鮮活的生命卻在屈辱中永久地消失了,留給親人們無限的想念和永久的心痛。受害人的老母親哭著說:“槍斃他們一百回,也解不了俺的恨啊!”

  這四個魔鬼的惡行,引起了百姓的民憤。據說在犯罪分子回村指認現場的時候,群眾們沖破了警察的阻攔,上前毆打泄憤。

  在看過片子之后,我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靜,為那一對無辜生命的結局,我感到無比地心痛、無比的惋惜,對于命運的難測無常,我也感到詫異和恐懼。那四個魔鬼的模樣,已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。此刻我真的盼望中國恢復古代的肉體酷刑,比如凌遲,比如車裂。這四個惡棍,無論用怎樣的手段處死他們都不為過,他們喪盡了天良,比畜生都可怕,比魔鬼更殘忍,他們犯下的罪過人神共憤,難以饒恕。我甚至認為他們的父母將他們生下來,也是一種罪。如果給我一個權利,讓我自由處理這四個家伙,我絕不會將他們一槍打死或者一刀砍死,我肯定會請教醫學專家,用最科學地方法,慢慢地折磨他們,讓他們最大限度地延長在痛苦中死亡的過程,讓他們在死亡的過程中經受最大程度的痛苦,讓他們在走向地獄的路上每一分、每一秒都生不如死。

  無論是人還是牲畜,只要漠視人的生命,就是所有人類的敵人。傷人的狗肯定要打死,害人的人也絕不可留情。肉體的酷刑,對待這種特別殘忍的罪犯,應當是一種合理的存在。所謂的“人道”,并不適合他們,因為他們根本不是人,他們的所作所為,完全是非人類、反人類的,對待這種蔑視人性、蔑視生命的家伙,有什么必要對他們以“人道”待之?在他們被抓住之后,人們在推測法律最終的裁決。那個十七歲的趙鋒,那個在取款時呲牙露齒的家伙還是個未成年人,電視的畫面上給他的眼睛打了碼,據說他有可能判為死緩。于理,我們尊重法律的文明進步,于情,我們誠心地盼望他也要一起償命。因為,這種人天生就是禍害,我相信他們的基因中有特別的因素,我相信他們天生就存在劣根性,后天的教導對他們并沒有多大的用處,多少年后刑滿出獄后,他必定還會是社會的毒瘤、人間的致命病菌。據說他們中的一個,不知道是付剛還是張學軍,在13歲時就曾殺人進了少管所關了六年,如今出獄才三年多,便再次戕害無辜的生命。對于這樣的人,感化有用么?教導有用么?這種危害人間的惡魔,不管是老年還是小孩,都該無情地消亡,對他們沒有什么“尊老愛幼”可講,沒有什么“懷柔感化”可講。今天,我把人世間最黑暗最惡毒的詛咒送給他們:盼望他們能早日槍決,盼望子彈穿過他們罪惡頭顱那一刻能為眾人所見,盼望能煮熟他們的骨肉讓恨他的人們都吃上一口,盼望能挖出他們的下水扔到豬圈里讓豬嚼食。至于那個未成年的趙鋒,我也衷心祝福他早點死去,最好能夠慘死在監獄里——這種把別人不當人看待的家伙,還有什么必要把他們當做人看待呢?

  因為同是人,我們當愛著人;因為同是人,我們將悲哀著相同的悲哀。推己及人、將心比心的惻隱仁愛,是作為人的標志。這對夫妻的不幸,牽動著很多善良的心,讓很多陌生人為之扼腕痛惜。盼望,四個惡魔的落網伏法,能夠告慰死者的靈魂。盼望這對不幸的夫妻,能夠在另一個世界里忘卻那個可怕的夜晚,繼續他們的幸福甜蜜。



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:
0
分享到: 
Tags:女主人 費縣 新泰 一個 乳頭 他們 責任編輯:admin
】【打印繁體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薦】【舉報】【評論】 【關閉】 【返回頂部
上一篇少婦穿睡衣喊人幫忙遭強奸 下一篇民警大感詫異——她正是這起強奸..

猜你喜歡

評論

帳  號: 密碼: (新用戶注冊)
驗 證 碼:
表 情:
內  容:

最新文章

圖片主題

熱門文章

推薦文章

相關文章

暫無...

廣告位

首 頁 | 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手機版 | 會員投稿
[email protected] all rights reserved
Powered by hefei163.com 2003-2015
快速赛车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