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內資訊音樂軍事
港臺女星綜合明星
綜合其他合肥資訊
靚麗模特大學校花
娛樂新聞國際資訊
大陸女星合肥風景
體育資訊安徽資訊
美女自拍房產資訊
圖片中心日韓女星
社會資訊明星美女
美女欣賞明星寫真
旅游資訊性感美麗
當前位置首頁 -> 新聞中心 -> 社會資訊

TOP

農婦“胡姨”攔路棒殺兩孩童
2014-04-01 09:50:42 來源: 作者: 【 】 瀏覽:107次 評論:0

羅友明對妻子的行為很不理解。

路過出事地段,不少孩子會小跑通過。

覃家兄弟倆的書包,仍遺留在遇害現場。華西都市報記者梁波 華西城市讀本記者趙權軍 張黎達州宣漢攝影報道

3

月29日,22℃,春光明麗。初春的綠山間,嵌著油菜花、梨花、桃花。登高望去,滿眼的靜美畫卷。畫卷里,是達州宣漢縣鳳林鄉橋溝村。幾天前,村子被一起惡性刑案“驚醒”。

3月25日下午,放學路上,農婦胡令育擋住了念小學一、二年級的覃超和覃鴻,并舉棒揮打這對堂兄弟。隨后,兩男童被拋下峭洞。這是一個懸崖,高約40米。是什么讓農婦胡令育如此狠毒?華西都市報記者再次來到這個小山村進行采訪,試圖還原這起事件的真相。

A·惡婦/事件還原

農婦“胡姨”攔路棒殺兩孩童

3月25日下午4點,橋溝村小放學了。和往常一樣,家住老八隊和老九隊的10個孩子結伴回家。10人中,一年級4人,二年級6人。

回家路,是一條半山腰小路,曲曲折折。沿著這條路步行回家,最遠的,是覃家三兄弟,可能要花30分鐘。

王金彪,8歲,二年級。作為“路長”,他走在隊伍最后。走在最前面的,是同學江紅霞。覃超、覃鴻和覃強,以及其他5個小伙伴,走在中間。

距離校門大約800米,小路會經過峭洞。峭洞是一處石頭懸崖,高約40米。路中間,橫著一條溝,溝上有一座小橋。橋很短,孩子一步便可跨過。

4點10分左右,孩子們來到了峭洞上。這時,胡令育站在了路中間,手提一根小碗口粗的木棒,擋住了孩子們。按當地習慣,孩子們該喊胡令育為“胡姨”。

“誰是覃家三兄弟?”確認后,胡令育讓其他孩子走了。隨之,她二話沒說,便揮動著木棒,朝覃超、覃鴻和覃強砸去。覃強很機智,一個轉身,就朝學校方向跑去,并躲進了附近草叢里。

覃超和覃鴻沒有這么幸運。胡令育第一棒下去,便重重地砸在兩個男童的腰上。未等孩子們作出逃命反應,第二棒、第三棒……隨之砸來,柔弱單薄的兩個孩子,很快昏倒了。胡令育沒住手,而是一只手拖著一個孩子,將兩個孩子扔下了峭洞懸崖。

“路長”王金彪沒有看到這一幕。不過,他聽到了哭聲,知道“胡姨”打了覃家兄弟。“我從那里經過時,跑得很快很快……真的怕她……”小金彪說。

兩位父親癱坐在懸崖邊上

記者了解到,3月25日,胡令育一早就出了門。出門前,她喊醒還在睡覺的兩個女兒,厲聲要求“不準去看姑媽”。據多位村民證實,出門后,胡令育背了一背簍牛皮菜,送到了鄉政府場鎮的一個餐館,在那里,她吃了午飯。從鄉政府回來,她就在橋溝村小附近割豬草。“這是佯裝,其實她就是在盯梢,看孩子們多久放學。”一位村民說。

事發后,第一個趕到現場的是覃鴻的爸爸覃定昌。

覃強把兩個堂弟遭到胡令育毆打的消息告訴覃定昌時,他剛從村衛生員家回來,正往地里背牛糞。“以往,這段路我要走20分鐘,而這一次,我跑過去只用了不到10分鐘。”覃定昌說。

在懸崖上的地里,覃定昌沒發覺孩子。他下意識來到峭洞懸崖邊,往下望了一眼,他腦子一下懵了:兒子和侄子正躺在懸崖下,下面水塘的水,已成紅色。覃定昌一屁股癱坐在地上,過了好一會才緩過勁來。悲憤中,他用手機報了警。

隨后,覃超的父親覃杰昌也趕到了現場。見此情形,他也軟癱在地上。懸崖附近,有一條陡峭小路,可以通到下面。不過,需繞行很大一個彎,才能到達。水塘邊,覃鴻和覃超的書包還留在現場。書包里,課本與作業本,完全被水濕透。

據警方實測,懸崖高近40米。“平時,沒人來峭洞。而這一次,卻成了兩個細娃兒(意指年齡小的孩子)的生命終結站,哎……”在不遠處,覃超和覃鴻的遺體冰棺旁,74歲村民劉大爺說。

被人圍堵女兒才知道媽殺了人

在撥打電話給家人告知噩耗時,覃杰昌聽有人喊:“胡令育在上面。”

也不知哪來的力量,覃杰昌瞬間站了起來,飛快朝山上追去。此時的胡令育正往家里跑,追趕了約2公里后,胡令育跑回了家。覃杰昌找來一根木棒,將其堵在了屋里。胡令育則手握一把鐮刀,與覃杰昌對峙。

對峙期間,覃杰昌打電話給村主任,告知了相關情形。很快,村主任帶著村民趕來,將胡令育從家里帶走,扭送到了鄉派出所。

“她跑回來時,我和妹妹也在家。”這是當天胡令育的兩個女兒第一次看到媽媽。

胡令育滿頭是汗。女兒們不知道媽媽干了什么。直到覃杰昌以及其他村民追來,她倆才知道:媽媽殺害了覃家的兩個娃。

媽媽犯了錯,大女兒抓緊給爸爸羅友明打電話。羅友明是木匠,當時正在一戶人家做工。羅友明聞訊抓緊往家跑,在距家200米的山梁上,羅友明碰到了妻子,此時胡令育已被村民用繩索綁了起來,剛要去鄉派出所。

B·獨婦/揭秘背后

緩和鄰里關系 女兒正想接走媽

“她嘴毒,可沒想到她會真的下手!”坐在自家院壩里,羅友明喃喃自語。

羅家是一個五口之家。夫妻倆結婚25年,育有兩女一子。事發前一天,兩個女兒從外面打工回來了。見媽媽與四周鄰居關系不好,兩個女兒提議接走父母。

胡令育沒同意,因為“不愿把家里的東西送給四周鄰居”。于是,兩個女兒決定接走父親。其間,胡令育和丈夫起了爭執,性情急躁的胡令育用火鉗打了羅友明的頭。幸虧女兒勸解準時,才沒讓打斗繼續。

羅家房屋是土坯墻瓦房,總共5間房,較為簡易。其中,有一間隔成了兩層,樓下堆放著雜物,樓上是胡令育的房間。結婚之初,羅家一年收入只有1000多元。

這次胡令育犯下了大錯后。在大女兒的提議下,羅友明變賣了所有值錢家當:一頭牛、一頭豬,以及糧食等,湊了一萬多元錢,請鄉政府有關人員轉交給了覃家。

在羅友明眼里,妻子胡令育原本是一個疼男人的女人。羅友明是一個木匠,經常在外掙錢。十天半月才回一次家。每次回來,胡令育還是會做一些好吃好喝的犒勞丈夫。可兩年前,胡令育生了疑心,猜測丈夫有外遇。那時起,夫婦倆吵嘴不斷,兩天一小吵、三天一大吵的日子連續至今,有時候兩人還會動手。

“個性強,嘴很毒。”這是村里人給胡令育的最多的評定語。在村里,遠近鄰居幾乎都與她吵過嘴。起初有人搭腔與她對罵,后來,鄰居們不愿再理她,她竟會跑到別人家門口,罵到這家人出來對罵一陣才善罷甘休。

與丈夫分居 家里電表分著用

2010年,胡令育的兒女三人相繼外出打工。2011年過年時,他們都回來了,這也是最近4年來,一家人唯一一次全家團圓。第二年兒女回家時,胡令育就不愛理人了。每次見到女兒就開罵。“就是在2011年,她和爸爸分居了,爸爸住樓下,她住樓上。廚房起了兩個灶頭,家里電表也變成了兩個。”大女兒說,她總猜測爸爸有外遇,可又沒有真憑實據。“我和妹妹都不信,就她一個人猜測……”

和丈夫分居后,胡令育對兒女態度更加不好。去年6月份,羅友明也開始外出打工,家里只剩下胡令育一人。“我買東西回來看她,她連門都沒讓妹妹進。”大女兒對此十分不解。

慢慢地,胡令育和丈夫、兒女之間沒了溝通。在家里,胡令育成了一個孤獨者。與親戚或鄰居的相處,她也獨來獨往。

胡令育的娘家,距離羅家步行要一個小時。在當地,胡姓是大姓。今年84歲的胡大爺與胡令育父母同住一個院子。胡令育是他看著長大和出嫁的。胡令育有兄弟姐妹四人,她排行第三。沒讀過書,長大后經過介紹,嫁過兩次,父母及大哥已過世。“她從小性格就強,不讓人。”胡大爺說,自從父母逝世后,他再也沒有見過胡令育回過娘家。

知情人透露,胡令育將兩名男童扔下懸崖后,頓覺心中怨氣被釋放,想跳下懸崖自殺。“她清楚自己殺了人,干脆跳下去自殺償命。”但胡令育沒有這樣做,而是轉念想到:“不行,我還想多活兩天。”于是,她轉身離開了事發覺場,還跑回家換了衣服。

宣漢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教導員符蘇對此回應:“這是她一面之詞,真實性還需調查。”

兩家人的仇怨小事爭吵

2011年底,因一件小事,胡令育的粗言穢語惹怒覃家,覃家十余人追打到羅家,將胡令育打了一頓,“把她的頭往地上撞。”

新年詛咒

2012年大年初一,胡令育到覃家家門外點香燒紙詛咒,覃家再一次打了胡令育。胡令育放下狠話:“要斷了覃家根苗。”

修房堵路

今年,3月18日,覃家修房拉了建材從胡令育家門口過,胡令育大吵大鬧橫躺在道上,不準車經過。無奈,覃家只好用背簍背。

C·積怨/兩家成仇

曾因瑣事 被覃家追打兩次

打得狠:把頭往地上撞放狠話:要斷覃家根苗

覃家和羅家,相距只有50米。覃家有四兄弟,圍居在一起。

村里修了一條機耕路,覃家要走這條路,必經羅家。因為這條路,胡令育和覃家四兄弟,吵過、打過。最近一次,是3月18日。

3月18日,覃家人拉了四車水泥、磚瓦、沙石等建材預備修新房,還沒到胡令育家門口,胡令育就跳了出來。大吵大鬧,還橫躺在機耕道上,不準車經過。村干部出面協調,胡令育仍不讓路。無奈,四輛車只好倒退十多米,將建材全部倒在一個拐彎處。覃家只好用背簍背,其他鄰居實在看不過去,便自發幫覃家背。至今,仍有一車沙和一車鵝卵石堆放在拐彎處。

作為近鄰,覃羅兩家常發生爭吵。誘因均是雞毛蒜皮小事。2011年底,因一件小事,胡令育與覃家吵得不可開交,粗言穢語讓覃家忍耐不住,覃家十余人追打到羅家,將胡令育打了一頓。“他們按住我媽媽,把她的頭往地上撞。”胡令育大女兒說。

第二次是2012年大年初一。胡令育提著冥紙、香燭等,跑到覃家家門外的一個田里,點香燒紙詛咒覃家。這一次,覃家人再一次打了胡令育。這次胡令育眼部受傷很重,醫療費花了4000多元。后經村干部調解,覃家應賠1000多元。“不過,這筆錢至今沒有賠。”羅家人說。

覃羅兩家發生矛盾時,胡令育曾放狠話:“要斷了覃家根苗。”

3月29日,事發已過去好幾天,在峭洞懸崖下水塘邊,兩個孩子的遺體仍躺在冰棺里。“兩個細娃兒,一個娃娃賠一百萬,她家的兩個女兒,要披麻戴孝,否則我們覃家這輩人、下輩人都不會原諒羅家人……”覃家三姐說,覃家不愿把孩子遺體領回家。事件影響

家長不來孩子不準出校門

這起惡性事件發生后,天天早上和下午,接送孩子成了家長們必做的事。橋溝村小目前施行了一條規定:家長不來,孩子不準出校門。

“老師說,要把這一頁翻過去。可是,他倆還躺在峭洞下的冰棺里,我害怕……”坐在田坎上,小金彪低聲說,特別是走過峭洞時,他總要停留一下,東看西看一陣,生怕“胡姨”又從草叢里出來,攔路打人……記者手記

“躲”出來的孤獨更需親情來化解

提到母親時,胡令育的兩個女兒總是用“她”或者“人家”,來代指母親。在鄰居眼中,對胡令育是能躲就躲。

在橋溝村,胡令育與大家的疏離和格格不入,很輕易就能感受到。無論是鄰里之間,還是家庭內部,她都是孤立的。

對于事件的發生,所有人都疑問“為什么”。從2011年,孩子們外出打工后,胡令育的脾氣變得更加乖戾。可是,沒有人關心她到底怎么了,是什么促就了她的改變。面對母親的改變,女兒們選擇“躲”著她,女兒們甚至沒有母親的電話號碼。

據宣漢縣公安局介紹,近些年的惡性事件不少都發生在農村地區。當親人們外出遠離,這些偏遠山村里的留守者們,只能獨自面對孤獨。這種孤獨侵蝕著人的內心,甚至轉變了人的性格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:
0
分享到: 
Tags: 菜花 攝影 責任編輯:admin
】【打印繁體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薦】【舉報】【評論】 【關閉】 【返回頂部
上一篇金溪縣4名科級干部因違規用餐被免.. 下一篇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會議精神..

猜你喜歡

評論

帳  號: 密碼: (新用戶注冊)
驗 證 碼:
表 情:
內  容:

最新文章

圖片主題

熱門文章

推薦文章

相關文章

廣告位

首 頁 | 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手機版 | 會員投稿
[email protected] all rights reserved
Powered by hefei163.com 2003-2015
快速赛车网站